十二

[周定题] 婚礼

某天某婚礼场地, 

“欸, 挺漂亮嘛” 啜一口杯中的香槟, 御幸远远地看到准备中的新娘子, 心底有种松一口气的感觉, 毕竟以前一直担心她会嫁不出去, 然后哪天冲来要自己娶了怎么办? 哈哈, 想着忍不住笑起来

“有吗~~对于我来说她的形象只有大胸----”站在旁边的友人皱着眉头歪嘴, 虽然随着年岁褪去了些许年轻时的青涩, 可是那股痞气好像永远撇不掉

“哈哈, 喂, 你这家伙, 真要是也别说出来啊, 还要是今天, 嘛, 就算是小礼, 化了浓妆穿起婚纱还能看吧” 两个人用酒杯挡着一起坏笑起来

 

场内认识的人其实不算多, 高岛父亲是青道的理事长, 男方家境据说也差不多, 邀请的宾客自然大都不是体育圈子的人, 幸好作为棒球社OB代表之一, 御幸凭着球星身份还是有点份量, 久不久就会有些年轻人过来攀谈, 或者要求合照

 

刚拍完照原本还想跟偶像聊两句的小女生, 被旁边的坏人脸大叔一瞪眼, 立马就鞠躬离去

“啧! 又一个被你外表骗到的笨蛋”

“是吗?哈哈”

“我是说你样子友善,是友善! 没有人说你帅啊”

“喔, 哈哈”

“有什么好笑??话说, 那个笨蛋怎么还没到? 又迷路了吗? 不会吧? 这里离车站才多远”

其实心里早已经想着这个问题的御幸当下也皱起眉, 拿起手机看, 婚礼都快就要开始了

泽村那个家伙, 明明一早就替他配好整套衣着, 地图也画好给他, 居然还能出意外? 不, 他都拍胸口说一定会准时到, 叫我别等他, 应该没问题吧…

“你早上不是帮忙送器材来吗?怎么不带他一起来? 反正你车子还有位”

“哈…”御幸现在也只能干笑了, 那家伙坚持的时候十头牛也拉不住, 我还能怎么办?

看他一脸有苦衷的样子, 更加令人奇怪了 “你们不是吵架了吧? 今天?”今天可是大日子啊~

“不是, 他只是不想跟我一起来”

“下?”这样也不是吵架?

 

“御幸前辈, 仓持前辈, 你们好” 小春和其他前辈打了招呼之后, 终于找到这两个躲在角落里的人

“喔~还好吗?”

“好久没见了, 最近还好吗?”

小凑春市早就不见当年羞涩的样子,性格在这几年的打磨下变得愈发稳重可靠, 毕竟当年担起了青道和两个笨蛋投手的管教, 可真是辛苦他和金丸了, 哈哈

“前辈不是跟泽村一起吗?”看到御幸身边, 也不见泽村的身影, 小春也感到很奇怪, 今天是大日子啊…

“哈哈, 他可能真的又迷路了吧…” 

三个人不禁拉起黑线, 以往比赛前后, 投手总是迷失在找厕所的路上, 那感觉真是久违了的熟悉啊…

“前辈你还是找一找他吧”

“好吧”

“快去快去!”如果不是穿着比较束身的西装, 仓持绝对已经踢向他

 

泽村这个家伙还真是让人放心不下, 御幸往场外走去, 拨起快捷键第一个号码, “喔西~在下泽村荣纯, 抱歉现在太忙接不到你电话~请在----”

还是没人听, 他在快迟到跑过来时总是不肯听电话, 虽然他的铃声坚持多年还是那首又吵又古怪的旋律, 在附近的话一定能听到声音

 

 

灯光忽然暗下来, 本来有点嘈杂的场内也变得安静, 婚礼音乐的前奏缓缓奏起----

 

御幸看着已经关上了的大门眼神也不禁呆了, 为什么会提早了? 所以赶不上婚礼了? 泽村…

 

木门被慢慢打开, 在场外照射进来的白光中出现一些人影, 先是两名可爱的花童, 在手上小小的篮子里拿起花瓣洒起来, 然后是美丽的新娘子, 挽着父亲的手步进场内, 轻轻颔首向到场的宾客微笑致谢, 脸上的笑容洋溢着幸福, 大方而从容

 

高岛礼看到门口附近的御幸时, 被他难得一见的呆样逗笑了, 如果手上有手机一定要拍下来留念, 呵呵, 她向着御幸神秘一笑, 眼神示意后方…

 

御幸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 在一众进场的女生后方, 有一个穿着笔挺西装的男生, 胸袋上有一朵和新娘花束一样的花, 他的泽村荣纯

 

他站在门外, 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 早就在看着他, 轻微喘着气, 但那不是跑步后的呼吸不顺, 而是他熟悉的, 就如同重要的时刻前的紧张, 就像他即将要将他最好的一球投到你手上那一刻, 那一双金光流闪的瞳孔, 每次看到都会令御幸的肾上腺素直线飙升, 他扬起的笑容就如门外的阳光, 耀眼得让人移不开眼

 

御幸的手微微抖动, 伸进口袋紧抓着里面的戒指, 像回应对方似的, 扬起今天最好的笑容

 

场内一众宾客掌声如雷, 见证一对新人今天终于步进人生的另一阶段

 

 

 

今天是他们的红娘之一, 高岛礼的婚礼, 也是他们秘密的定婚礼

 

带着他的阳光回到埸内, 在昏暗的角落里, 御幸一也拉过泽村荣纯的手, 把准备好的戒指套到他的指上, 然后伸手让对方手上的套进自己的指上, 在身旁昔日队友前, 悄悄地完成今日的仪式

 

他们的婚礼, 总有一天, 会在阳光底下进行

 

 

(后记)

泽村是故意等在外面的, 像等待对方接自己入场那样, 他觉得这样才有真实感

“泽村, 怎么还在这里? 难怪刚才都没看到你”

“喔!!!老师, 完全认不出来呢! 就算是妳, 化了浓妆穿起婚纱竟然还不错------呜哇----”

高岛礼直接捏紧他的耳朵 ”竟然-----吗?”

“对不起!!!我知错了!” 就算是真的也不能说出口(哭)

“唉, 那御幸知道你在这里吗? 他刚才在左顾右盼好像在找人的样子”

“啊, 有啊, 我跟他说了不会跟他一起入场”

“还是只说不跟他一起来?”

“欸, 有分别的吗?” 还一脸的天真, 高岛无奈的扶额, 算了吧, 想想御幸刚才的表情就知道

“对了!!老师, 衷心的祝福你新婚快乐!!” 泽村像忽然醒起般九十度鞠躬, 一如以往的, 虽然笨拙, 却让人无法讨厌

“谢谢” 笑着拍了拍他的肩 “我也祝福你们” 在手上的新婚花束中抽出一其中一朵, 插到泽村的胸前

 

(所以御幸当天见到泽村时, 他的一边耳朵是红通通的)

----------------------------------

大家好, 我真的真的乖乖的拿出贡献了…虽然, 很认真的说, 我高中之后也没成功产过文, 真的, 所以是50年后久违的码字(在三次元打滚时间就像慢动作), 文笔比高中的自己更烂更糟糕(哭), 对不起

其实婚礼这个梗并不新鲜, 甚至说这个画面在我(们)脑海中已经出现无数次, 可惜到下(手)笔时, 我第一个想象到的, 还是别人的婚礼里面的御泽

另外, 由于是工作中(喂)偷偷打出来的, 也没有考证过称呼之类, 所以很多不肯定, 希望别介意…谢谢指教

 

暗殺教室Cafe報導(≧∇≦) 終於來了!! 在樓下已經開始狂拍照XD
菜名超長超搞笑的,旁邊那一桌的朋友點菜時都跟著讀全名,然後侍應生覆單時再讀一次XD超厲害的~~~殺老師菠菜咖喱飯(裡面有章魚觸手…不建議跟章魚燒一起點…除非你很愛章魚)是一定要點的!!! 殺老師的帽子和笑齒是米紙,都能吃的喔~還可以用綠色咖喱汁畫鄙視表情出來(≧∇≦)
可惜我手風不佳,抽到好多茅野TATTAT一個殺老師都沒…

幫忙除草~

人生第一發一定要給我兒子小洛♡~(≧3≦)